搜索 解放军报

遥远的雪域边关,有一群英勇顽强、不怕牺牲的工程兵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杜中林 张强 李江 王海龙责任编辑:杨凡凡
2021-11-30 07:33
咪乐|直播|app|官网苹果   矢志奋斗砥砺前行  青年有理想,国家才能有希望,青年有信念,民族理想才能实现。

雪山战歌

在遥远的雪域边关,有一群英勇顽强、不怕牺牲的工程兵。他们筑路施工、排爆拆弹、抢险救灾……在世界屋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,曾被中央军委荣记集体一等功。

本期《士兵面孔》,我们走进南疆军区某工程兵部队,去认识4名征战高原的“精工巧匠”。他们的脸庞刻着被风雪打磨过的痕迹和经沙石雕琢后的沧桑,但他们的心像强军战歌的音符一般激昂跳动——那是用忠诚和奉献谱写的青春之歌。

——编 者

陡坡历险

【人物名片】李益龙,四级军士长,荣立二等功、三等功各1次。

在昆仑山深处海拔5300米的某驻训地,气温直逼零下20摄氏度。一段接近70度的积雪陡坡上,一台挖掘机正在进行坡面作业,巨大的轰鸣声划破天际。

操作手李益龙刚刚被徒弟周友涛换下来。他坐在坡脚的一块青石板上,从包里拿出保温杯和一块冻硬了的面包。这时,片片雪花在高原寒风的吹拂下,从天空飘下来,温柔地落在李益龙的脸上……

“挖掘机后溜了!”突然,对讲机里传来周友涛的呼喊声。李益龙瞬间起身,踉踉跄跄地往雪坡上爬去。头顶上方,履带发出“吱吱”的声响。他抬眼望去,挖掘机正缓缓下滑,机身在寒风中摇晃着。

终于靠近挖掘机,李益龙用力拉开驾驶室门,探进身去,一手握住操纵杆,一手抓住驾驶座椅,半个身子吊在驾驶室外。“你快下车!”话音未落,李益龙已侧身从周友涛身前挤过,一只脚迈进驾驶室,顺势坐稳。

“你退远一些!”李益龙紧握操纵杆,将挖斗从作业侧面缓缓移至挖掘机尾部,然后稳稳降下,抵住地面。履带尖锐的摩擦声戛然而止,挖掘机安全停驻。

李益龙回过头,视线透过驾驶室后窗望向山坡,倒吸了一口凉气——两道深深的履带划痕,足有十多米长。他设法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,周围一片寂静,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

李益龙知道,危险并未解除,挖掘机必须尽快驶离该区域。可如何避免再次溜坡呢?看着嵌进泥土中的挖斗,他突然有了主意——保持挖斗朝后,边倒车边操作挖斗撑住坡面,慢慢向坡上移动。李益龙深吸一口气,开始操作。片刻之后,他松开操纵杆,用汗津津的手拿起对讲机:“驶离危险区域,可以继续作业。”

午夜12点,施工结束。雪早已停了,月亮在远处的山脊线上露出半个脸。检修完挖掘机,李益龙坐进驾驶室,拿出白天剩下的面包啃了起来。

借着月光,李益龙凝视着后视镜中的自己:肩膀宽阔,皮肤黝黑,额头上清晰地刻着几条皱纹,接连几天的高强度作业使得他双眼深陷,像是被烟熏过的脸庞上挂着胡茬,两侧的腮帮子随着牙齿的咬合不停地鼓动着,干裂的嘴唇被风吹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“已经很多天顾不上洗漱了,等任务结束回到营区,一定把自己好好打理一番,再换身干净衣服……”李益龙一边想着,一边裹紧大衣靠着椅背,慢慢合上眼睛。冷风从窗缝挤进驾驶室,顺着大衣领口钻了进去。李益龙睡得很轻,为了第二天施工正常进行,他每隔两个小时就需要将挖掘机发动一次。

这一夜,驻训点的风越吹越大,沙土一个劲儿地拍打在驾驶室的玻璃上。启动、检查、熄火,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次次划破夜空,回荡在群山之间……

排爆生死间

【人物名片】周宗杰,上士,荣立三等功1次,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三等奖1次,所带班荣立集体三等功1次。

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脚下,寒风嘶吼,一枚某型反坦克火箭弹射出后偏离预定轨道,一头扎进松软的山坡里,引信情况不明。射手向排爆手周宗杰介绍情况时,特意强调了危险性。

“我研究过这个弹种,放心吧!”周宗杰故意说得很轻松,可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——这种弹他仅仅掌握弹体构造和排除方法,没有见过实物。

“主引信是否失效?装药引信处于什么状态?”周宗杰一边在脑海里快速思索着,一边在副手的协助下穿好排爆服。戴上4.7千克重的头盔后,世界瞬间安静下来,周宗杰仿佛听见血液在胸腔里奔流,呼吸声在头盔里窜来窜去。他感觉胸口憋闷,心跳如鼓。一颗汗珠从额头沁下,沿着眉骨滴落到面镜底部。

重达30.7千克的排爆服虽然会给排爆作业带来许多不便,却是保证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。为了适应笨重的排爆服,平常训练时,周宗杰穿着它做深蹲、跑400米,还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冲过100米。

这次排爆难度超乎想象,未爆弹所在的山坡坡度接近60度。从坡底到未爆弹落点短短80多米的距离,周宗杰手脚并用,一步一停,走了近10分钟。

爬坡时,周宗杰尽力分散紧张的情绪,可一个个火光迸溅的场景不自觉地涌入脑海,想甩甩不开,想丢丢不掉。

到达作业点,未爆弹出现在视野里,只有不到30厘米长的尾翼露在外面,在阳光下闪着银光,其余弹体全部钻进土里。

高原缺氧,又爬了陡坡,防爆头盔压得周宗杰晕头转向。爆炸场景再一次出现在眼前,仿佛正有烈焰灼烧着他的眼睛。

周宗杰闭上双眼,慢慢在未爆弹右侧1米远的地方跪下来,双手扶着山坡,大口喘气,胸口的防爆钢板坠得他继续下伏,直至身体右侧全部着地。

“周宗杰,你没事吧?”通话器里传来山坡下指挥员的声音。

“没事,有点缺氧,喘口气就好了。”

缓了几十秒钟,他盯着未爆弹,脑子里搜索着最佳排爆方案。“只能从侧面挖进去,在弹体战斗部的侧面放置引爆TNT,实施诱爆销毁。”

周宗杰缓缓挪到距离未爆弹约50厘米的位置,用宽度只有4厘米的工兵铲,小心翼翼地从弹体右侧一点一点往外铲土。额际流下来的汗水钻进眼睛里,想擦擦不到,只能不停地眯眼睛来缓解酸涩。

周宗杰把所有的精力聚集在双手上,不断地给自己打气:“轻一点!慢一点!稳一点!”

几分钟后,弹体右侧一个拳头大小、深约30厘米的小洞已经挖好。

周宗杰把准备好的起爆体缓缓塞进小洞,紧紧贴住未爆弹,点燃导火索,迅速撤退隐蔽。几分钟后,随着一声巨响,未爆弹被成功诱爆排除。

脱下排爆服,周宗杰已经浑身湿透。身后烟尘渐渐散去,一抹夕阳穿过云层缝隙射在山坡上,把周宗杰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……

风雪排障

【人物名片】代居钎,四级军士长,荣立三等功1次,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三等奖1次。

临近黄昏的时候,天空飘起了雪花。雪域高原某施工点,4名战士正围着一辆“趴窝”的履带式推土机忙上忙下,头上满是雪花。

“还是让代班长来看看吧,推土机可不能在这儿过夜啊!”一直判定不出故障所在,战士们分外焦急。雪一阵紧似一阵,不一会儿工夫,推土机上已经覆了一层薄薄的雪毯。

40分钟后,正在另一任务点值守的代居钎匆匆赶到现场。此时,气温骤降,寒风撕扯着即将落下的夜幕,发出刺耳的吼声。

代居钎常年执行高海拔地区机车修理保障任务,经验丰富。恶劣的自然环境在他脸上“割”出深深的皱纹,也让他练就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。

“液压系统管路正常!”

“油压表压力异常!”

“传动轴无动力输出!”

不到3分钟,代居钎就将目光锁定在传输动力的变速齿轮泵上。正要动手修理时,他皱起了眉头——现场没有备用配件,只能将推土机开回营地进行检修。

“扳手给我!”顾不上头疼胸闷的高原反应,代居钎跳上推土机,在拧完4个螺栓之后,将转向动力液压管路转接到行走动力液压管路上,整个过程仅用2分钟。

“发动机械,挂挡前进!”旁边的战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驾驶员就已经在代居钎的指挥下,将推土机重新发动起来。履带碾过混杂着冰碴的泥浆,缓缓前进。细密的雪花落在驾驶室的玻璃窗上,很快就在雨刷器来回摆动的优美弧线中消失不见。

“转向泵的排量与变速泵的排量虽然不匹配,但可以让机械勉强行驶,等上了公路就可以借助平板拖车拖回宿营点。”听到代居钎胸有成竹的话,大伙儿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。

“由于只有一个泵,推土机能行驶就不能转向,能转向就不能行驶,只能靠来回转换液压管路来操作机械。”代居钎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向大家作了简单的解释,“不过,每转换一次就会有一部分机油流失。”一旁的牵引车驾驶员陈鹏立刻心领神会。“我去拉油!”话音刚落,他就跃进驾驶室,发动引擎,驾驶牵引车向远方的营地驶去。

短短3公里的路程,代居钎在推土机上跳上跳下,来回转换油管5次、补充机油2次,耗时两个小时,总算把30多吨重的履带式推土机一点点挪到了公路上。看着推土机平稳地开上平板拖车,代居钎终于舒展了眉头。

回到宿营帐篷时夜已深,代居钎脱掉满是油污的外套,习惯性地吞下几粒抗高原反应的药丸,把疲惫的身体缩进冰冷的被窝。与睡意一起袭来的,还有剧烈的头痛。他摸索到背包绳,紧紧地勒住额头。帐篷外,北风的嘶吼声令他辗转反侧,不知道折腾了多久,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夜里,雪越下越大,飘飘洒洒如鹅毛一般,帐篷里传来代居钎安稳的鼾声。梦中,战友们正在施工点热火朝天地忙碌着,机械发出隆隆的轰鸣声……

另一种冲锋

【人物名片】高华栋,三级军士长,荣立三等功2次,所带班荣立集体三等功2次。

“报告组长,可见光亮度系数0.177,近红外亮度系数0.292……”高原某演习现场,狂风和飞雪在空中缠绕着,把天地间搅得混沌一片。战士蔡代佑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用干涩的嗓音向组长高华栋报告,声音很快被风刮走。

组员们刚刚完成伪装网搭设,就被高原反应折腾得头晕目眩,还没等大家把气喘顺,导调组又提出对五辆指挥车进行迷彩喷涂作业,要求每辆车图案相同,斑点对接误差不大于1厘米,图纸与实际喷涂误差不大于3厘米。

正在架设伪装勘察车设备的高华栋,听到蔡代佑报出的色样参数,大脑高速运转,立马想到了“五面展开图”。紧接着,他一口气报出各色应占面积,然后跳下车,与班里其他成员开始绘制伪装图。冷风卷着雪粒扑在高华栋的迷彩服上,又被刀刃似的风很不客气地扫掉。

每完成一次高质量的工程伪装,都需要根据伪装目标进行详细的方案设计。以往演习时,经常是一人绘制伪装图,其余人干着急。为了缩短伪装时间,高华栋在接到演习通知后提出将平时单人绘制伪装图案,变成多人同时绘制。他上军网查资料、向兄弟单位请教,结果一无所获。几经周折,他找到陆军工程大学伪装专业的教授,得知若想实现多人同时精准绘制,需要采用“五面展开图”的绘制方法,即将伪装目标外露的五面呈现在一张图上,而这种方法他之前从未接触过。接下来,没有捷径,只能苦练。

经过两个月摸索,高华栋带领班组成员终于熟练掌握了“五面展开图”的绘制方法,将原来90分钟才能完成的绘图作业,缩短至20分钟左右完成。没想到在此次演习任务中,这种绘图方法派上了用场。

高华栋双膝跪在地上,全神贯注地绘制伪装图,此刻周围寂静无声,雪花落在图纸上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背上的枪好似故意捣乱,时不时地就要从胳膊上滑下来,胸口的四个弹夹硌得他生疼,头盔下汗珠不断顺着脸颊往下滑……

“图纸完成,大家展开作业!”终于,高华栋从地上站起来,下达口令。从绘图开始到作业结束,用时2小时,五辆车全部按照标准喷涂完毕,消失在茫茫戈壁中。“敌方”侦察机呼啸而过,经他们伪装的车辆成功让侦察机“失明”。接到转换阵地的命令后,高华栋迅速带领小组拆除伪装,发动车辆前往指定地域进行下一个工程伪装作业。

快速行驶在坑洼不平的戈壁滩上,透过驾驶室玻璃,高华栋看见低空飞行的直升机和正在冲锋的战士们。那一刻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怦怦跳动,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本版作者:杜中林 张强 李江 王海龙

摄 影:李光瑞 李江 李荣荣 林海峰 杨田华

版式设计:孙 鑫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