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军报

长征路上,牺牲红军把3只红辣椒留给战友 一人咬一丁点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龚全珍责任编辑:刘秋丽
2021-11-30 07:43
咪乐|直播|最新版app下载 (姜旭晟程)(责编:王小艳、王珩)

跨越时空的记忆

■龚全珍

甘祖昌与女儿甘公荣一起插秧。作者提供

我所知道的长征故事,大多是从我老伴甘祖昌那里听来的,我把它们转述给大家。

1934年7月,红6军团奉中央和中革军委的训令,准备突围西征。我老伴当时在兵工厂,并不在随军修理枪械的人员名单里,他想跟着部队走,就向上级反映情况,结果没有通过。他急了,直接找到湘赣军区供给部领导说:“我在兵工厂搞采购,常常一天挑着担子跑百多里,路上还和敌人交过手,在反‘围剿’中,我也送过弹药上战场,从没有感到有啥吃不消的,让我跟部队走吧!”领导见他决心那么大,便点头同意了。

后来,他调任红6军团53团司令部司务长。一天,团领导找他说:“甘祖昌同志,部队原带的粮食早吃完了,天天行军打仗,没有东西吃可不行啊,你想办法去筹些粮食来吧!”

他接受任务后,带着一百多个战士和帮助筹粮的老乡出发了。当他们走到一座山下时,遭到一伙敌人的伏击。他立即带领有枪的战士进行反击,掩护徒手的老乡分散撤离。战斗打得很激烈,忽然一颗流弹飞来,打在他的左脑门,这里曾被土豪用斧头劈伤。他感到一阵麻木疼痛,如注的鲜血顺着脑门流下来,顿时满脸都是。他伸手一摸,幸好子弹没有全打进去,有一半留在外面。战士们要为他包扎伤口,被他阻止了。这时,他感到头又痛又晕,来不及多想,用两个手指头捏住露在外面的半截弹头,一咬牙,拔了出来。他把鲜血染红的子弹头拿给战士看,诙谐地说:“嘿嘿,一粒花生米!”

他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,自己把伤口包扎了,继续与敌人战斗。撤到安全地带后,老乡和战士们都劝他找医生上药,他却笑着说:“不要紧,死不了,筹粮要紧,我们赶快走吧!”

他们边走边向村里的群众宣传红军是劳动人民的队伍,动员群众支持红军、参加红军,同时向大家筹集粮食。不到两天,他们筹到了两千多斤粮食,还有好多青年参加了红军队伍。回去后,他找卫生员把伤口简单地处理了一下,就又带着筹粮队伍出发了。

在长征途中,我老伴的主要任务就是筹粮。一次,部队来到湘西和川、贵交界的地方,那里崇山峻岭,人烟稀少。他领着筹粮队走在山间的小路上,连个人影也没看到,走了一天的路,大家又饿又累,便坐下来休息。一个工人出身的红军战士从身上拿出一小包不知哪弄到的蚕豆,给每人分了8颗。大家拿着蚕豆左看右看舍不得吃。我老伴捏起一颗放进嘴里,含了半天才开始嚼,一点一点咽下去。他还开玩笑地说:“它不是蚕豆,它是天上王母娘娘花园里的仙果!”大家都被他逗乐了。我老伴叹了叹气说:“可惜它炒熟了,要是生的,我真想留两颗做种子,将来带回去种它一片!”

说着话,他站了起来,带着大伙继续赶路。此时,太阳快要下山了,还没有筹到一粒粮食,我老伴还在发愁。突然,有人发现前面一座矮山的山脚下像有一块红薯地。大家跑过去一看,就是一块红薯地。我老伴在四周找了半天没找到人,只看到远处的小溪边有两三个茅草房,猜想应该是种红薯的农民临时休息的地方。天快黑了,筹不到粮食,搞些红薯回去,大家也不会饿肚子。可找不到田主人也不是办法啊!他摸了摸脑袋对大伙说:“把红薯挖走,将钱留在田里。”

大伙迅速动手挖红薯,有的用手扒,有的用树枝撬,挖出来的红薯全装进了随身带来的布袋里。我老伴从衣兜里掏出记账本,撕下一页,用钢笔在上面工整地写上:“老乡:我们是红军筹粮的,因天快黑了,来不及去找你商量,我们动手把你的红薯挖走了,非常对不起,特留下拾块银元,算是我们给你的红薯钱了。”他又从本子上撕下两页纸,把十块银元和字条包在一起,放在地头,做上标记,让田主人容易发现。随后,他和大伙挑着或扛着红薯,踏着夜色追赶部队。

我老伴常对我说,长征路上最让人难受的事,莫过于眼巴巴地看着一个个战友被饥寒交迫夺去了生命。他对我说,过草地的时候,绿油油的草地,看上去一马平川,其实底下全是稀泥浆,只要一不小心踏上去,就会往下陷。如果没有人拖你上来,泥浆很快就会没过脖子,性命就没了。过草地时,天气也很奇怪,刚刚还是蓝天白云,阳光普照,转眼就乌云翻滚,风雨交加。爬雪山更是不敢想象,一会儿银装素裹,煞是好看,一会儿又狂风暴雪,无法前行。

他回忆起那段时光,眼睛都湿润了。他说,红军将士艰难地跋涉在雪山草地,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气力。他们饥寒交迫,许多人还有伤病。我老伴多次眼睁睁地看着几个战士就这样倒下了。他心里非常难过,心想这都是些多么好的同志啊,要是能给他们一些吃的穿的东西,哪怕一点点,也可能挽救他们的生命。可惜没有,甚至连能吃的草根树皮都搞不到。因为在红二方面军的前面,已有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先后走过,能吃的草根树皮都被找来吃得差不多了。他虽是管着伙食,但筹不到粮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眼看翻过雪山就可进入陕北了,红军将士们都竭尽全身的气力,想方设法要翻过去。一个受了伤的战友却再也走不动了,他受伤的大腿里还有弹片没取出来,伤口大面积发炎溃烂。他有气无力地坐下来,拉着我老伴的手说:“老甘,我不行了,你走吧,革命一定成功!”

他一只手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拿出3只红辣椒,交给了我老伴。这是部队在到达甘孜时,我老伴将搞到的一些红辣椒给每人分了3只,没想到这位战友一只都没吃。他悲伤地从战友手上接过红辣椒,又眼看着战友安然地倒下了,心如刀割,两行热泪夺眶而出。要在平时,给3只红辣椒是很平常的小事,可在过雪山草地的特殊环境下,它是可以救人性命的大事。这位战友,如果早把这3只红辣椒吃了,也许不会倒下,然而他宁肯自己牺牲,却一直把3只红辣椒揣在身上,这种生死相让的精神是多么高尚啊!

我老伴把3只红辣椒分给战士,十几个人一人咬了一丁点,但这一丁点辣椒的辣度使每个人都浑身发热,脚下的力气也增了不少。几个眼看快要倒下的人,也奇迹般地振奋起精神,坚持着翻过了雪山。这件事,在我老伴心里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,无论在什么时候想起来,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静。多年后,他都用这事教育我们的子女。

(作者为甘祖昌将军夫人、全国道德模范)

甘祖昌与家人合影。作者提供

☆甘祖昌将军三女儿甘公荣:

爸爸平时生活非常节俭。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我穿的鞋破了个洞露出了脚趾头。许多人都说我,你爸爸妈妈都是拿工资的,怎么还穿双露脚趾头的鞋啊?我听了,感到十分羞愧,想让爸爸帮我买双新鞋子。放学后,我把鞋子脱下来偷偷地放在大门后面,不敢告诉爸爸。晚上放学回来,爸爸叫住了我说:“公荣啊,你这双鞋子我帮你补好了,拿去穿吧。学校的事我都知道了,不要听那些人的话,生活要简朴,不能浪费。”我便再也不敢提买鞋子的事了。

爸爸给自己定个规矩:不吃超过一块钱一个的食物,不穿超过一块钱一尺布的衣服。有一次,妈妈买了一斤甲鱼,开饭时,爸爸一筷子也没有动。他不吃,我们也不敢吃,在桌上放了好几顿,弄得妈妈吃也不是,倒也不是。后来,妈妈就再也不敢买贵菜了。

爸爸是绝对不会利用自己的权力为我们找工作的。新疆解放以后,大哥去新疆找爸爸,希望爸爸可以给他安排一个好工作。没想到,爸爸说大哥文化水平不高,干不了什么技术活,让他在新疆开拖拉机。大哥当时经常加班,比在老家时还辛苦。大姐在吉安卫校读书的时候想当兵,但也知道爸爸不会出面帮她,因为爸爸说过女兵指标很少,有多少烈士的子女也想当兵,还是让他们去吧!大姐想去新疆报名,爸爸说,那也不行,新疆有新疆的指标,你插进去,不就打乱别人的征兵计划了吗?后来,大姐只能自己在吉安报了名。那次,正好赶上我妈妈在家里割猪草时摔断了手,爸爸带她去吉安看病。吉安军分区的领导听说爸爸来了,前去看望他,并跟他说起大姐报名参军的事,想听听首长的意见。爸爸说:“她想当兵我没意见,但是希望你们在体检的时候严格把关,看看她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。但是我知道,她的眼睛有点近视,是不太合格的。”大姐听了这话,当时就气哭了,说不指望你帮忙就算了,还到处宣扬我近视。1975年,我妈妈从教育岗位离休。按照当时规定可由一个子女顶替,本来打算让我去学校接班,电话打来了却被爸爸拒绝了。自此以后,谁也不敢再提接班的事。

作为甘祖昌和龚全珍的女儿,我将继续践行爸爸的遗志,老老实实做人,勤勤恳恳干事,积极参加公益事业,做力所能及的事,多帮助人,绝不能给父亲母亲抹黑。

☆甘祖昌将军外孙、甘公荣之子金锋:

小时候,外婆和母亲经常给我讲外公甘祖昌长征的故事。在我眼里,外公就是英雄,红军就是英雄的部队。外公长征时“1粒花生米”和“3只辣椒”的故事,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。外公在那么艰苦的环境里与敌人战斗,受了伤中了弹,还戏称子弹是花生米,这多么让人敬佩啊!在爬雪山过草地时,战士们没有吃没有喝还受着伤,有人甚至倒下再没有醒来,但他们的精神还在,信仰还在。外公也是凭着这种精神和信仰,走完了长征,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在外人眼里,外公是将军,肯定过着富裕安逸的生活;在我们家人眼里,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生活非常简朴。听外婆讲,外公从新疆回来后,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农民,不仅下田劳动,还带着我舅舅、姨妈和母亲劳动,自己种菜、种烟草。可即便这样,他还舍不得吃好东西。

从小母亲就教育我,要按照外公的要求规范自己的言行,不能以将军的后代自居,要低调做人,高调做事,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为国家和社会出力。在生活中,我继承外公的遗志,老老实实做人,勤勤恳恳做事,做不了大事就做小事,干不了复杂重要的工作就做简单的工作,决不无功受禄,决不不劳而获。

我想,人生可以平淡,但不能虚度光阴,这是外公给我的最大感悟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百度